您的位置:首页 > 查询 > 国学古文翻译 > 汉书原文及翻译 > 叙传第七十下·班固原文及翻译

叙传第七十下·班固原文及翻译

2016-07-02 10:22 感谢网友 Nancy君 的分享 来源:三联查询 

  叙传第七十下·班固原文及翻译

  固以为唐虞三代,《诗》《书》所及,世有典籍,故虽尧舜之盛,必有典漠之篇,然后扬名于后世,冠德于百王(1),故曰“巍巍乎其有成功,焕乎其有文章也(2)!”汉绍尧运,以建帝业,至于六世,史臣乃追述功德,私作本纪(3),编于百王之末,厕于秦、项之列(4)。太初以后(5),阙(缺)而不录,故探纂(撰)前记,缀辑(集)所闻,以述《汉书》,起元高祖,终于孝平王莽之诛,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综其行事,旁贯《五经》,上下洽通,为春秋考纪、表、志、传,凡百篇(6)。其叙曰:

  (1)冠德于百王:言德在百王之上。(2)“巍巍乎其有成功”二句:《论语·泰伯篇》载孔子赞美尧舜之言。(3)史臣乃追述功德二句:谓汉武帝时司马迁作《史记》。(4)秦、项:秦朝、项羽。(5)太初:汉武帝年号,共四年(前104——前101)。(6)春秋考纪:指帝纪。

  皇矣汉祖,纂尧之绪,实天生德,聪明神武。秦人不纲,罔(网)漏于楚(1),爰兹发迹,断蛇奋旅(2)。神母告符,朱旗乃举(3),越蹈秦郊,婴来稽首(4)。革命创制,三章是纪(5),应天顺民,五星同晷(轨)(6)。项氏畔换(7),黜我巴、汉(8),西土宅心(9),战士愤怨(10)。乘衅而运,席卷三秦,割据河山,保此怀民(11)。股肱萧、曹(12),社稷是经,爪牙信、布(13),腹心良、平(14),龚(恭)行天罚,赫赫明明。述《高纪》第一。

  (1)网漏于楚:指秦未楚地起义而不能诛。(2)断蛇:斩白蛇。(3)朱旗:赤旗。(4)婴:秦王子婴。(5)三章:约法三章。(6)轨:道也。五星同轨:谓五星聚于东井。(7)畔换:同“畔援”。横暴;跋扈。(8)巴、汉:巴郡、汉中郡。(9)西土宅心:谓关西之人归心于汉。(10)战士愤怨:言战士思欲东归。(11)保:安也。怀民:怀德之民。(12)萧、曹:萧何、曹参。(13)信、布:韩信、黥布。(14)良平:张良、陈平。

  孝惠短世,高后称制,罔顾天显(1),吕宗以败。述《惠纪》第二,《高后纪》第三。

  (1)罔顾天显:意谓不顾天命。

  太宗穆穆(1),允恭玄默,化民以躬,帅(率)下以德。农不供贡(2),罪不收孥(3),宫不新馆,陵不崇墓。我德如风,民应如草(4),国富刑清,登我汉道。述《文纪》第四。

  (1)太宗:汉文帝。(2)不供贡:谓除田租之说。(3)不收孥:谓除收孥诸相坐律令。(4)我德如风二句:《论语·颜渊篇》载孔子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故引以为辞。

  孝景莅政,诸侯方(放)命(1),克伐七国(2),王室以定。匪怠匪荒,务在农桑,著于甲令(3),民用宁康。述《景纪》第五。

  (1)放命:违命。(2)七国:指吴楚七国之乱。(3)甲令:即《景纪》“令甲”。

  世宗晔晔(1),思弘祖业,畴咨熙载(2),髦俊并作(3)。厥作伊何(4)?百蛮是攘(5),恢我疆宇(6),外博四荒(7)。武功既抗,亦迪斯文(8),宪章六学,统一圣真(9)。封禅郊祀,登秩百神(10);协律改正(11),享兹永年。述《武纪》第六。

  (1)世宗:汉武帝。晔晔:盛貌。(2)畴咨熙载:言与众谋议,谁可兴事。畴:谁也。咨:谋也。熙:兴也。载:事也。(3)髦(máo)俊:英俊之士。 (4)厥作伊何:言其有何作为。(5)攘:却也。(6)恢:广也。(7)博:大也。(8)迪:进也。(9)宪章六学二句:指专崇六艺,罢黜百家。(10)秩:或作“而”。宋祁曰:“秩”当作“祭”。(11)改正:言改历。

  孝昭幼冲,冢宰惟忠(1)。燕、盖诪张(2),实睿实聪(3),罪人斯得,邦家和同。述《昭纪》第七。

  (1)冢宰:指霍光。(2)燕:燕王刘旦。盖:盖长公主。诪(zhōu)张:虚诳放肆。(3)睿(ruì):通达;明智。

  中宗明明(1),夤用刑名(2),时举傅(敷)纳(3),听断惟精。柔远能迩(4),耀威灵(5),龙荒幕(漠)朔(6),莫不来庭(7)。丕显祖烈(8),尚于有成。述《宣纪》第八。

  (1)中宗:汉宣帝。(2)夤:进也。(3)时举:意谓举用当时之贤。敷纳:使陈述意见而加以采纳。(4)柔:安也。能:善也。(5)(chǎn):火花飞迸貌。(6)龙:指匈奴龙城。荒:荒服。漠朔:漠北。(7)来庭:朝见汉天子。(8)丕:夫也。烈:业也。

  孝元翼翼(1),高明柔克(2),宾礼故老(3),优繇(由)亮直(4)。外割禁囿,内损御服,离宫不卫,山陵不邑(5)。阉尹之呰,秽我明德(6)。述《元纪》第九。

  (1)翼翼:敬也。(2)高明柔克:《尚书·洪范》之文。意谓人虽然高明,但当执柔,才能成德。(3)故老:谓贡禹、薛广德。(4)亮直:谓朱云。(5)山陵不邑:指其陵成而不徙民置县。(6)阉尹之呰,秽我明德:谓弘恭、石显之徒谮毁萧望之、刘向、周堪等,使元帝杀贤傅良臣,有累明德。呰:通“疵”,诽谤。

  孝成煌煌(1),临朝有光,威仪之盛,如圭如璋(2)。壶闱恣赵(3),朝政在王(4),炎炎燎火(5),亦允不阳(6)。述《成纪》第十。

  (1)煌煌:光辉貌。(2)圭璋:比喻人品高尚。(3)壶闱:内宫,帝王后妃居处。赵:指赵皇后及昭仪。(4)王:指外戚王凤、王音等。(5)炎炎燎火:意谓天子之威严,若燎火之炽。(6)允:信也。不阳:言火不炽。

  孝哀彬彬(1),克揽威神(2),雕落洪友(3),底剧鼎臣(4)。婉娈董公(5),惟亮天功(6),《大过》之困,实桡实凶(7)。述《哀纪》第十一。

  (1)彬彬:文质兼备貌。(2)克揽威神:言哀帝忿成帝时权在臣下,故自执持其威神。(3)雕落洪友:意谓废黜东平王刘云。(4)底:致也。剭(wū):杀戮。鼎臣:指朱博、王嘉等。(5)婉娈(luán):美貌。董公:董贤。(6)亮:助也。《尚书·舜典》有“夤亮天功”,故引之。(7)《大过》之困二句:《易·大过》“栋桡,凶”,言以小材为栋梁,不堪其任,以至折桡而凶。

  孝平不造(1),新都作宰(2),不周不伊(3),丧我四海。述《平纪》第十二。

  (1)不造:不成。谓遭家业不成。(2)新都:新都侯王莽。作宰:言自号宰衡。(3)不周不伊:言无周公、伊尹之忠。

  汉初受命,诸侯并政(征),制自项氏,十有八姓。述《异姓诸侯王表》第一。

  太祖元勋,启立辅臣,支庶藩屏,侯王并尊。述《诸侯王表》第侯王之祉,祚及宗子,公族蕃滋,支(枝)叶硕茂。述《王子侯表》第三。

  受命之初,赞功剖符(1),奕世弘业(2),爵土乃昭。述《高惠高后孝文功臣侯表》第四。

  (1)赞功:佐命之功。剖符:言剖符分封。(2)奕:大也。

  景征吴楚,武兴师旅,后昆承平,亦有绍土(1)。述《景武昭宣元成哀功臣侯表》第五。

  (1)景征吴楚四句:谓景、武之世兴师征伐,故封侯者多,后世虽然承平,尚有袭爵邑者。景:景帝。吴楚:吴楚七国之乱。武:武帝。亦犹绍土:疑有误。宋祁曰:“监本、浙本、越本作‘亦犹有绍’。”王念孙考证宋说为是。

  亡(无)德不报,爱存二代(1),宰相外戚,昭韪见戒(2)。述《外戚恩泽侯表》第六。

  (1)二代:谓殷、周。(2)昭韪见戒:言明其是,戒其非。韪(wěi):是也。

  汉迪于秦(1),有革有因,粗举僚职,并列其人。述《百官公卿表》第七。

  (1)汉迪于秦:谓汉正秦之制度。迪:正也。

  篇章博举,通于上下(1),略差名号(2),九品之叙。述《古今人表》第八。

  (1)上下:谓古今。(2)差(cī):次第,等级。

  元元本本,数始于一,产气黄锺(1),造计秒忽(2)。八音七始(3),五声六律(4),度量权衡,历算攸出。官失学微,六家分乖(5),壹彼壹此,庶研其几。述《律历志》第一。

  (1)黄钟:古乐十二律之一。声调最洪大响亮。(2)计:算也。秒:禾芒。忽:蜘蛛网丝。(3)八音:古代称金(钟)、石(磬)、丝(琴瑟)、竹(萧管)、瓠(笙竽)、土(壎)、革(鼓)、木(柷敔)为八音。七始:古代以为音律七始:黄钟、林钟、太簇,天地人之始;姑洗、蕤宾、南宫、应钟、春夏秋冬之始。(4)五声:古乐五声音阶的五个阶名:宫、商、角、徵、羽。也称五音。六律:律,定音器。乐律有十二,阴阳各六,阳为律,阴为吕。六律即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5)六家:谓黄帝、颛顼、夏、殷、周、鲁。

  上天下泽,春雷奋作(1),先王观象,爰制礼乐。厥后崩坏,郑卫荒淫(2),风流民化(3),湎湎纷纷(4)。略存大纲,以统旧文。述《礼乐志》第二。

  (1)上天下泽二句:颜师古曰:“《易》象曰:‘上天下泽《履》,雷出地奋《豫》,故具引其文。”(2)郑卫:指郑卫之音。先秦时郑、卫等国的俗乐。儒家以为淫荡之乐。(3)风流民化:言上风既流,下人则化。(4)湎湎:流移。纷纷:杂乱。

  雷电皆致,天威震耀(1),五刑之作(2),是则是效,威实辅德,刑亦助教。季世不详(3),背本争末,吴、孙狙诈(4),申、商酷烈(5)。汉章九法,太宗改作(6),轻重之差,世有定籍。述《刑法志》第三。

  (1)雷电皆至二句:颜师古曰:“《易》象辞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敕法’,故引之。”(2)五刑:古代五刑为墨、劓、剕、宫、大辟。(3)详:详刑,即指断狱详审,用刑谨慎。(4)吴、孙:吴起、孙武、孙膑。(5)申、商:申不害、商鞅。(6)太宗改作:谓汉文帝除肉刑。

  厥初生民,食货惟先。割制庐井,定尔士田,什一供贡,下富上尊。商以足用,茂迁有无,货自龟贝,至此五铢。扬榷古今(1),监(鉴)世盈虚。述《食货志》第四。

  (1)扬榷:约略;略举大概。

  昔在上圣,昭事百神,类(禷)帝禋宗(1),望秩山川(2),明德惟馨,永世丰年。季末淫祀,营(荧)信巫史(3),大夫胪岱(4),侯伯僭畤(5),放诞之徒(6),缘间而起。瞻前顾后,正其终始。述《郊祀志》第五。

  (1)禷:古祭名。祭天。禋(yǐn):禋祀。泛指祭祀。(2)望秩:遥祭。(3)荧:惑也。(4)大夫胪岱:指鲁季氏陈于泰山。胪:陈也。岱:泰山。(5)侯伯僭峙:指秦襄公造西畤祭天。(6)放诞之徒:指言神仙之术的方士。

  炫炫上天(1),县(悬)象著明,日月周辉,星辰垂精。百官立法,宫室混成,降应王政,景(影)以烛形(2)。三季之后(3),厥事放纷(4),举其占应,览故考新。述《天文志》第六。

  (1)炫炫:光耀之貌。(2)降应王政二句:谓天人相应,如影之象形。(3)三季:三代末世。(4)放:失也。纷:乱也。

  《河图》命庖(1),《洛书》赐禹(2),八卦成列,九畴攸叙。世代实宝(3),光演文武,《春秋》之占,咎徵是举。告往知来,王事之表。述《五行志》第七。

  (1)《河图》:即八卦(李奇说)。庖:庖牺氏,一作宓牺氏。(2)《洛书》:既《洪范》九畴(李奇说)。(3)世:疑作“三”。王先谦曰:官本、南监本“世”作“三”。

  《坤》作地势(1),高下九则(2),自昔黄、唐(3),经略万国,燮定东西(4),疆理南北(5)。三代损益,降及秦、汉,革铲五等(6),制立郡县。略表山川,彰其剖判。述《地理志》第八。

  (1)《坤》:《易》篇名。(2)高下:谓地形。九则:九州土田上中下九等。(3)黄、唐:黄帝、唐尧。(4)燮:和也。(5)疆理:谓立封疆而统理之。(6)五等:指分封制。

  夏乘四载(1),百川是导。唯河为艰,灾及后代。商竭周移(2),秦决南涯(3),自兹距汉,北亡八支(4)。文堙枣野(5),武作《瓠歌》(6),成有平年(7),后遂滂沱。爱及沟渠,利我国家。述《沟洫志》第九。

  (1)四载:古时的四种交通工具。相传禹治水时,水行乘舟,陆行乘车,泥行乘,山行乘樏。(2)商竭:言河竭而商亡。周徙:言周代河水改道。(3)秦决南涯:谓秦决河灌大梁,河水南徙入淮、泗。(4)北亡八支:意谓九河多塞而余一。(5)文埋枣野:言汉文帝塞河于酸枣之野。(6)武作《瓠歌》:言汉武帝亲临瓠子塞决而作《瓠子之歌》。(7)成有平年:言汉成帝治河成功而改元河平。

  伏羲画卦,书契后作,虞夏商周,孔纂其业,撰《书》删《诗》,缀《礼》正《乐》,彖系大《易》,因史立法(1)。六学既登,遭世罔(网)弘(2),群言纷乱,诸子相腾(3)。秦人是灭,汉修其缺,刘向司籍,九流以别(4)。爱著目录,略序洪烈(5)。述《艺文志》第十。

  (1)史:指《春秋》。(2)遭世网宏:指春秋战国时文网阔略。(3)群言纷乱二句:指百家争呜。(4)九流:指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等九家。(5)洪:大也。烈:业也。

  上嫚下暴(1),惟盗是伐,胜、广熛起(2),梁、籍扇(煽)烈(3),赫赫炎炎,遂焚咸阳,宰割诸夏,命立侯王,诛婴放怀(4),诈虐以亡。述《陈胜项籍传》第一。

  (1)嫚(màn):轻侮:倨傲。(2)熛(biāo):疾速。(3)煽:扇动。引申为炽盛。烈:猛也。(4)婴:秦王子婴。怀:楚怀王。

  张、陈之交,游如父子,携手遁秦,拊翼俱起(1)。据国争权,还为豺虎(2),耳谋甘公(3),作汉藩辅。述《张耳陈余传》第二。

  (1)拊(fǔ):拍也。拊翼俱起:谓如鸟鼓翼并飞。(2)还:互相之意。(3)甘公:《张耳传》附其事。

  三枿之起,本根既朽(1),枯杨生华,局惟其旧(2)!横虽雄材(3),伏于海岛,沐浴尸乡(4),北面奉首,旅人慕殉,义过《黄鸟》(5)。述《魏豹田儋韩信传》第三。

  (1)三枿之起二句:谓田齐之后裔田儋、田荣、田横三兄弟之起事。枿(niè):树木的根株。三枿:谓田儋、田荣、田横三兄弟。朽根:谓田齐没落贵族之后。(陈直说)(2)枯杨生华二句:谓枯杨生华,不能长久。旧:久也。(3)横:田横。(4)尸乡:乡名。在汉洛阳东,在今河南偃师西。(5)旅人慕殉二句:谓田横宾客五百人慕义殉横,超过讽刺秦穆公要人从死的《黄鸟》诗之义。旅人:指五百宾客。

  信惟饿隶,布实黥徒,越亦狗盗,芮尹江湖(1)。云起龙襄(2),化为侯王,割有齐、楚(3),跨制淮、梁(4)。绾自同閈(5),镇我北疆,德薄位尊,非胙(祚)惟殃。吴克忠信,胤嗣乃长。述《韩彭英卢吴传》第四。

  (1)尹:古代官的通称。(2)襄:举也。(3)割有齐、楚:韩信先王齐,后徙楚。(4)跨制淮、梁:英布王淮南,彭越王梁。(5)同閈(hàn):敦煌残卷本作“闾闬”。闬:里巷之门。卢绾与刘邦同里。

  贾廑(勤)从旅(1),为镇淮、楚。泽王琅邪,权激诸吕(2)。濞之受吴,疆土逾矩(3),虽戒东南,终用齐斧(4)。述《荆燕吴传》第五。

  (1)贾廑从劳:谓刘贾从军勤劳。(2)泽王琅邪二句:谓用田生之计,先王诸吕而激之,并王刘泽于琅邪。(钱大昭说)(3)矩:法制。(4)虽戒东南二句:谓汉高帝虽戒东南(刘濞)勿反而反,终于以武力平叛。齐(zī)斧:利斧。

  太上四子(1):伯兮早夭,仲氏王代,游宅于楚。戊实淫缺,平陆乃绍(2)。其在于京,奕世宗正(3),劬劳王室,用侯阳成(4)。子政博学,三世成名(5),述《楚元王传》第六。

  (1)太上:太上皇。刘邦之父。(2)戊实淫缺二句:谓楚王戊为薄太后服奸,被削东海郡,遂与吴王共反被诛,景帝更立平陆侯刘礼续其后。(3)奕世:累世。宗正:官名。九卿之一。掌皇室事务。(4)阳成:阳成侯刘德。(5)子政博学二句:意谓刘向(子政)傅学,故其子刘歆(子骏),孙刘伯玉(刘歆兄子)、曾孙刘龚(孟公)三世成名。

  季氏之诎(屈),辱身毁节,信(申)于上将,议臣震栗(1)。奕公哭梁(2),田叔殉赵(3),见危授命,谊(义)动明主。布历燕、齐,叔亦相鲁,民思其政,或金或社(4)。述《季布栾布田叔传》第七。

  (1)信(申)于上将二句:樊哙欲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季布曰:“哙可斩也。”当时议臣皆恐。上将,指樊哙。(2)梁:梁王彭越。(3)赵:赵张敖。(4)或金或社:田叔去世,鲁人送金。栾布忠直,齐为立生社。

  高祖八子,二帝六王。三赵不辜(1),淮厉自亡,燕灵绝嗣,齐悼特昌。掩(奄)有东土,自岱徂海(2),支庶分王,前后九子。六国诛毙,适(嫡)齐亡(无)祀。城阳、济北,后承我国(3)。赳赳景王,匡汉社稷(4)。述《高五王传》第八。

  (1)三赵不辜:谓隐王刘如意、共王刘恢、幽王刘友;一为吕后所杀,二为吕后所逼自杀。(2)徂(cú):到也。(3)城阳、济北二句:张晏曰:“元朔中,齐国绝,悼惠王后唯有城阳、菑川(济北王刘志,吴楚反后徙王菑川),武帝乃割临淄环悼惠王冢,以与菑川,令奉祀也。”(4)赳赳景王二句:谓景王刘章英武,诛诸吕有功于汉。赳赳:武貌。

  猗与元勋(1),包汉举信(2),镇守关中,足食成军,营都立宫,定制修文。平阳玄默(3),继而弗革,民用作歌,化我淳德。汉之宗臣,是谓相国。述《萧何曹参传》第九。

  (1)猗与:叹美词。元勋:指萧何。(2)包汉:意谓先王汉中。举信:推荐韩信。(3)平阳:平阳侯曹参。

  留侯袭秦(1),作汉腹心,图折武关,解厄鸿门。推齐销印(2),驱致越、信(3);招宾四老(4),惟宁嗣君(5)。陈公扰攘(6),归汉乃安,毙范亡项(7),走狄擒韩(8),六奇既设,我罔艰难(9)。安国廷争(10),致仕杜门。绛侯矫矫(11),诛吕尊文(12)。亚夫守节,吴楚有勋。述《张陈王周传》第十。

  (1)留侯袭秦:言张良袭击秦始皇于博狼沙中。(2)推齐:韩信欲王齐,遂顺水推舟而奉命封之。销印:沮郦生封方国后之谋,而销已刻之印。(3)越、信:彭越、韩信。(4)四老:四皓。(5)嗣君:太子。(6)陈公:陈平。(7)范:范增。项:项羽。(8)走狄:谓解平城之围。擒韩:设谋伪游云梦以擒韩信。(9)罔:无也。(10)安国:安国侯王陵。(11)绛侯:周勃。 (12)诛吕尊文:诛除诸吕而尊立文帝。

  舞阳鼓刀(1),滕公厩驺(2),颍阴商贩(3),曲周庸夫(4),攀龙附凤,并乘天衢(5)。述《樊郦膝灌傅靳周传》第十一。

  (1)舞阳:舞阳侯樊哙。鼓刀:谓屠狗。(2)滕公:夏侯婴。曾为沛厩司御。(3)颍阴:颍阴侯灌婴。本为贩缯者。(4)曲周:曲周侯郦商。(5)乘:登也。

  北平志古(1),司秦柱下,定汉章程,律度之绪。建平质直(2),犯上干色;广阿之虞(勤)(3),食厥旧德(4)。故安执节,责通请错,蹇蹇帝臣,匪躬之故(5)。述《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

  (1)北平:北平侯张苍。(2)建平:“建成”之误。周昌先封为建成侯。(3)广阿:广阿侯任敖。(4)食:犹“享”。(5)故安执节四句:谓故安侯申屠嘉召责邓通,请诛朝错,不为自己,实有蹇蹇之节。

  食其监门,长揖汉王,画袭陈留,进收敖仓,塞隘杜津(1),王基以张。贾作行人(2),百越来宾。从容风(讽)议,博我以文(3)。敬繇(由)役夫(4),迁京定都,内强关中,外和匈奴。叔孙奉常(5),与时抑扬,税介免胄(6),礼义(仪)是创。或哲或谋(7),观国之光(8)。述《郦陆朱娄叔孙传》第十三。

  (1)塞隘杜津:谓说令塞白马津。(2)贾:陆贾。行人:官名。属大鸿胪。(3)从容风(讽)议二句:指陆贾有“马上得之,安能马上治之”之议,著《新语》,每奏一篇,高祖称善。(4)敬:娄敬。(5)叔孙:叔孙通。奉常:官名。掌宗庙礼仪,兼掌选试博士。(6)税(tuō):脱也。介:甲也。(7)或哲或谋:《诗经·小雅·小旻》“或哲或谋”,言有智者,有谋者。(8)观国之光:《易·观》六四爻辞有“观国之光”语。

  淮南僭狂(1),二子受殃(2)。安辩而邪,赐顽以荒,敢行称乱,窘世荐亡(3)。述《淮南衡山济北传》第十四。

  (1)淮南:淮南厉王刘长。(2)二子:指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3)窘:仍也。荐:再也。

  蒯通壹说,三雄是败(1),覆郦骄韩,田横颠沛。被之拘系,乃成患害(2)。充、躬罔极(3),交乱弘大。述《蒯伍江息夫传》第十五。

  (1)三雄:指郦食其、韩信、田横。(2)被之拘系,乃成患害:伍被初不从淮南王刘安谋反,刘安系其父母,乃进邪谋,终于遇害。(3)充、躬:江充、息夫躬。罔极:变化无常。

  万石温温(1),幼寤(牾)圣君(2),宜尔子孙,夭夭伸伸(3),庆社于齐(4),不言动民。卫、直、周、张。淑慎其身(5)。述《万石卫直周张传》第十六。

  (1)温温:谓恭谨。《诗经·小雅·小宛》有“温温恭人”句。(2)牾:遇也。(3)夭夭伸伸:和舒之貌。(4)庆社于齐:石庆为齐相,齐为其立社。(5)淑慎其身:《诗经·卫诗·燕燕》之诗句。淑:善也。

  孝文三王,代孝二梁(1),怀折亡(无)嗣(2),孝乃尊光(3)。内为母弟,外扞吴楚,怙宠矜功,僭欲失所,思心既霿(4),牛祸告妖。帝庸亲亲,厥国五分,德不堪宠,四支不传(5)。述《文三王传》第十七。

  (1)代孝:代孝王刘参。二梁:梁孝王刘武,梁怀王刘揖。(2)怀折:梁怀王夭折。(3)孝:梁孝王。(4)霿(mèng,又读méng):晦也,引申为愚蒙。(5)帝庸亲亲四句:谓帝用亲亲之道,分梁为五国,立孝王五子为王,但支子四人,皆绝而不传。庸:用也。支:支庶。

  贾生矫矫(1),弱冠登朝。遭文睿圣,屡抗其疏,暴秦之戒,三代是据。建设藩屏,以强守圉,吴楚合从(纵),頼谊之虑。述《贾谊传》第十八。

  (1)矫矫:高举之貌。

  子丝慷慨(1),激辞纳说,揽辔正席(2),显陈成败。错之琐材,智小谋大,祸如发机(3),先寇受害(4)。述《爰盎朝错传》第十九。

  (1)子丝:爱盎:爱盎字丝,加嘉称子,以成偶句。(2)揽辔:谓谏帝西驰下峻坂。正席:谓引却慎夫人座。(3)发机:言其疾速。(4)先寇受害:言错在吴楚失败之前受诛。

  释之典刑,国宪以平。冯公矫魏(1),增主之明。长孺刚直,义形于色,下折淮南(2),上正元服(3)。庄之推贤,于兹为德。述《张冯汲郑传》第二十。

  (1)矫:正也。正言其事。魏:魏尚。(2)下折淮南:淮南王刘安谋反,惮汲黯正直。(3)元服:冠也。指武帝。上正元服:言武帝不冠不见汲黯。

  荣如辱如,有机有枢(1),自下摩上,惟德之隅(2)。頼依忠正,君子采诸(3)。述《贾邹枚路传》第二十一。

  (1)荣如辱如二句:《易·系辞》云:“言行者,君子之枢机也,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引此谓贾山等四人皆有言论。陈直曰:“‘荣’谓枚乘、贾山也,‘辱’谓梁王欲杀邹阳也。”(2)自下摩上二句:意谓贾山等直词刺上,可谓直道。《诗经·大雅·抑》有“抑抑威仪,惟德之隅”句。(3)诸:之也。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