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感人的爱情故事

2017-07-06zheng1586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篇一

  我总不信人与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可是她走的那些天,我却一直都心神不宁。我一次又一次给家里打电话,问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终于妈忍不住说:“你姑姑没了……”特别感人的爱情故事

  “没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说:“去哪了,赶紧找啊?”

  妈开始哭,我的心掉进了无底深渊。“一群孩子骂她,她追他们到河边,他们三绕两绕把她闪进了河里,正是涨水的时节,她再没上来……”

  舟车劳顿往家赶。这期间,爸打过来电话说不用回去了,她已经葬了。我第一次跟父母发脾气:“她是我姑姑,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怎么她走都不告诉我一声呢?太过份了。”电话这端我的泪止也止不住,我不能原谅他们不告诉我就送走她,真的不能原谅。

  终于还是到了家,站在了她的坟前。是个新垒的黄土包,上面用土块压着几张黄纸。我默默地站在那里,正是早春时分,她的新坟边上开着小朵小朵的蒲公英。她叫英子,还有十天就是她39岁的生日了。

  我明白了这些日子的慌张,定是她不愿意没见我最后一眼就离开。我跪在地上给她送纸钱,眼泪再一次断了线,我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恨不恨我……”

  我比她小5岁。从小,爸妈工作忙,把我送到乡下奶奶家,小姑姑便成了我最好的玩伴儿。她看着我,给我剪纸花,叠纸船。她的手很巧,爸妈从城里捎来的娃娃,她会用毛线钩小裙子,用奶奶做衣服剩下的布头给娃娃做衣服。小姑姑爱笑,一笑腮边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大家都说我长得像小姑姑,我歪着头左看右看,还是觉得她长得更好看。

  我淘气,为做蛋壳娃娃,磕烂了奶奶一筐土鸡蛋。奶奶兴师问罪,小姑姑赶紧都应承下来:“我挪筐时弄打的。”结果,笤帚头落到了她身上,她不哭出声,只是掉眼泪。我的心很难受,却不敢替她求情,生怕一说话露出马脚,惹祸上身。

  从小,我就是个自私的孩子。有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我那一份总是很快吃完。而小姑姑总是留啊留啊,最后我的没了,她又心软不肯自己独吃,让我眼巴巴地看着,只好再分我一份。我总欺负她:“我小啊,你还是姑姑呢!”这话一说,她就又把手里的月饼或是糖果再多分我一点。谁叫她是姑姑呢!

  小姑姑越出落越漂亮,人柔柔的像一弯溪水,见谁都不疾不徐地笑一笑,坐在一旁,不像我,咋咋呼呼,大嗓门。

  那一年夏天,我12岁,她17岁。

  小姑姑初中毕业,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暑假,我回了乡下。

  那真是个快乐的暑假啊。小河的水清亮得像块镜子,我跟小姑姑去河边洗衣服时,村里的婶婶们说:“瞧,靓靓长得简直就是照英子的模样扒下来的。”小姑姑抿着嘴笑,我噘着嘴:“才不是呢,我小姑长得多漂亮啊!”

  小姑姑梳着两条麻花辫,穿着白底上浮各色小花球的衬衫,拣妈妈不穿的牛仔裤。人高挑又朴素,像田野里骄傲开放的蒲公英。

  山脚下有片林子,林子里有各色野花,我喜欢那些花。奶奶做完地里的活,回来时会采上一把,插进小瓶子里,放在院台上,能开很久。

  那天小姑姑跟奶奶去地里种小白菜。我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醒来,灵机一动,兴冲冲地去那片林子采花。

  靠近林边没什么花,我仗着胆子往林子里走。林子深处,那些不知名的野花牵引着我的脚步,突然我的背后有声响。现在想起来还脊背发凉,我拼命地往外跑,后面的脚步声与喘息声如影随形。我听到了小姑姑的叫声,我往一条小岔路跑过去,我身后追赶的人停住了脚步。

  出了林子,我一屁股坐在土路上,身后的林子静悄悄的,我没见小姑姑出来。有人路过,问我怎么还不回家,我说我乐意。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说我小姑姑在林子里,可能有事情发生。12岁的我,害怕说出那样的事,或是畏惧或是自私,我一直想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呼救。风穿过林子的声音很大,后来我一直不确定我到底听没听到小姑姑的呼叫声。

  天渐渐暗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小姑姑披头散发地从林子里出来,身上的衬衫被撕破了,胳膊上一道一道的划痕。小姑姑目光凶狠地看着我说:“今天的事,谁也不能说。说了,我就不活了。”

  我使劲地点头,再使劲地点头,点着点着我就哭了。我并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想那一定是极可怕的事。

  没到家,奶奶从另一条路走来,只注意到我:“去哪疯了,我跟你姑姑分头找你……”抬眼看到跟在后面的小姑姑,小姑姑连忙跟奶奶说找我时不小心从土坡上滑了下去。奶奶骂她败家子,好好的一件衣服又报销了。

  晚上,跟我睡一张床的小姑姑一直在哭。

  事情发生的第三天,我给爸爸打电话,说我想学钢琴了,让他来接我回去。

  我匆匆逃开了,我走的那天,小姑姑没出来送我。

  高中开学的日子,小姑姑来城里了,可是,她不是来上学,而是来看病的。奶奶用袖子抹着眼泪,说:“也不知道怎么就魔怔了。天天缠一脑袋花坐在林子边的土路上又哭又笑的,好的时候,跟好人一样……”

  吃饭时,妈妈给她夹菜,她夹给我。我再夹给她的当儿,她突然翻脸摔了碗,大哭:“你们都欺负我,我不吃,饭里有毒……”

  奶奶拉她,她甩开奶奶,奶奶气急了,给了她一巴掌。她白皙的脸上立刻呈现清清楚楚的五个指印。

  去医院看精神科,医生说她可能是受了什么精神刺激,要想治好病,得找到病根。可谁也不知道那个病根,除了我。

  那些日子,我每晚都做噩梦。我记得她恶狠狠地跟我说林子里的事我要是说出去,她就不活了。我也害怕奶奶和爸爸怪我不听大人的话,一个人去林子采什么花。

  我一直沉默着,装聋作哑。

  小姑姑疯了。每天在村子里游游逛逛,被一群孩子追,或者追那群孩子。

  偶尔好时,她会安安静静地坐在阳光下,任凭奶奶给她梳头、洗脸,仍然是俊俏的一张脸。我们渐渐习惯了她的疯。我们一家人回去看奶奶时,她不在,吃饭了,奶奶也不让找,她说:“不回来,咱们吃个消停饭。”

  我们都让自己变得麻木了,把她当成了拖累。奶奶说她是要帐鬼。

  可她是喜欢我的,见我回来,会赶紧跑出去,半晌拿回来一把野花递给我。还有一次不知从哪弄来一只野鸭蛋,她说:“好吃。”

  又一次,我们坐的车刚要开时,她急急火火地跑过来,怀里抱着很多的蒲公英,春天,我们那管蒲公英叫婆婆丁,挖回来蘸酱吃。她拍着车门喊我的名字,车门开了,她把衣襟里的婆婆丁连泥带土倒在了车踏板上。奶奶骂她,打她,说她又犯疯病,弄脏了她哥哥我爸爸的车。她抱着头嘤嘤地哭,我也跟着哭起来。车缓缓地启动了,越开越远,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那么小……

  我上了大学,学的专业是心理学。我知道如果当时我喊了救命,事情完全有可能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我还知道如果我能讲出她的病根,医生能做适当的心理治疗,她或许不会疯得那么厉害。可是,我什么都没做,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点坠入黑不见底的深渊,却没能伸出手来拉她一下。特别感人的爱情故事

  大学毕业前的那两个暑假,我都回奶奶家,陪着她,跟她说话,帮她梳头洗脸换衣服。邻居们都说我是个好孩子,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想求得良心上的安慰,哪怕是一点点。还有,潜意识里,我是想唤醒她,希望可以解开她心里的那个结。

  她会跟我说:“蝴蝶可烦人了,花里胡哨的。”她还说:“我是老虎,一口吃一个。”她吃蒲公英花,把蒲公英小伞上的毛毛沾满身。

  有时,她用陌生的眼神看着我:“你是我吗?”又指着道上跑的小孩子说:“你看你看,那是我儿子……”

  她安静时,我很想很想抱抱她。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漂亮的见人会羞涩温婉地笑的姑娘了。无论刮风下雨她都在外面跑,脸又红又黑,瘦得只剩一副骨头架子,长头发也终于被奶奶一剪子一剪子剪得乱七八糟的。她的目光是呆的,不出去跑时,会很久很久地看天空。

  我结婚那年,她32岁。一家人在屋子里吃饭,她站在院子里,隔着窗玻璃看着我们。我的心那一刻很尖锐地疼了起来。

  我该用什么来换取她的青春和幸福呢?

  我一直都在想,再过几年,我就把她接到我身边,跟她说说话,带她去看看电影,然后我们一起变老……

  可是,她没给我这个机会,她走得那么义无反顾。据说她是在落水第三天才被打捞上来的,身体肿得什么衣服都穿不上了……

  那天从她的坟前回家,我把发生在22年前的那一幕讲了出来,我说:“她是在替我受苦,是我对不起她……”

  那个晚上,我梦见了蒲公英花盛开的田野上,她戴着蒲公英做的花环笑着向我走来,她说:“靓靓,我是来告别的!”

  泪水就那样把我叫醒了。天边的月亮很亮,我的心很疼,很疼。

  篇二

  女儿上小学了,老师要填个什么表?问起孩子她爸,于是女儿不依不饶的问我要爸爸。

  这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实在不愿提起,女儿那时还不到一岁,她爸是一个大货车司机,人们常说司机是一脚踩在油门上,一脚踩在鬼门关。但也有不少人干一辈子司机平安无事的,什么事儿都是事在人为,孩子小,死鬼每次出车我总是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记得那天是拉钢板,钢板从车厢底部一直摞到大箱板以上,我瞧着就觉得挺玄乎,跟他说:“老公,我和孩子在家等你回来,路上小心些。”

  他有些不耐烦地说:“每次总是这么两句话,你能不能来点新鲜的?”我只好不说什么,默默地看着他点火发动车,载重量20多吨的车缓缓驶出货场。

  谁知那一去竟是永诀,第二天我见到他尸体时,我一下子摊倒在地上,那辆报废的车拖回来了,驾驶室被拦腰切成了两半,在高速公路上遇到了紧急情况,他一个急刹,车厢的上层的钢板在惯性的作用下猛冲向前,只看了一眼死鬼被分割成两截的遗体,领导和同事就硬把我架开了。

  那以后我一直没动过找男人的念头,孩子小,别指望一个男人会为了别人的小孩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我怕孩子会受委屈,自己苦一点没什么,咬紧牙关坚持着。可是学校的老师打破了这个平静的生活,我得给孩子一个交代,托人再找一个男人,至少得把孩子这一关应付过去。

  我们单位还真有这么一个人,姓李,单名叫高,这李高,是个工人,女儿学习好,留学加拿大,毕业以后就在加拿大找了一个洋鬼子,他自己在工厂里下岗了,老婆就跟他离了婚到加拿大去了。李高平日里打点零工,虽然年纪比我大十多岁,但跟孩子他爸长得挺像,不是为了孩子吗?委屈一下自己算了,就此结合了。

  结婚以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下岗以后生活拮据,基本上不在外面吃早点,跟我结合以后,每天要吃最贵的早点,我们这地方不像广州,一个早餐吃几十块,那是经济发达地区。我们这里最贵的是五块钱一碗的面,有鳝鱼面、财鱼面、肉丝面、猪肝面,李高要一碗鳝鱼面外加一碗猪肝汤,共计十元,另外再来一瓶两块五的稻花香酒,还要一包红金龙的香烟,一个早上就花去我二十多块钱。没跟他结合以前我自己早餐总是吃两块的素面,如今见到他这样的吃法,我自己连素面都不敢吃了,等着他吃剩下的或是汤或是水喝一点到嘴里就立马赶去上班,他自从结婚以后反倒不怎么打零工了,我一个寡妇,拉扯一个孩子就够不容易了,现在又添了一张嘴,真是有苦说不出。可是我们单位的有些人却说:“骚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养一个吃软饭的。”我能说什么呢?只能打碎门牙往肚子里流血。我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当然我想过跟他离婚,一个当过几回寡妇的女人那名声该有多么的不好呀?

  还算老天爷开眼,他前妻从加拿大回来了,说是在加拿大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一样,见前夫找一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老婆,醋劲上来了,硬逼着李高回到她身边去,至此我才摆脱了这个不通人性的男人。

  我们物业处经常要请民工来干一些清理下水道、化粪池等一些粗重脏臭的活儿,有一个常来我们这儿打工的中年农村汉子叫狄仁,我们站长听说他死了老婆,又没孩子,一片好心要介绍给我,其实我很犹豫,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不想在同一条河里淹死第三回,在哲学上在同一条河里淹死两回都是不可思议的事儿,但架不住站长一片好心就答应了,刚开始狄仁还把打工的收入交到我手里,老实巴交的憨态可掬。渐渐地我发现他对我隐瞒着什么,交到我手里的并不是他全部的收入,我问他:“你家里有老人?”他含糊其辞吞吞吐吐。于是我不再逼他,而是留神观察他,终于我发现他向家里寄钱,在我一再追问下,才知道他不仅有老婆,还有孩子,他编假话是为了好打工。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们没有履行结婚手续,只是同居,本来就不受法律保护。

  我真不知道像我这样一个不幸的女人还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真爱?

推荐

TA发布的帖子

1058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