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张文锦传文言文翻译

2017-07-21芽博士 的分享

  张文锦,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授户部主事。正德时为权阉刘瑾所陷,逮系诏狱,斥为民。瑾诛,迁郎中,督税陕西,条上筹边裕边十事,迁安庆知府。计度宸濠将反,与都指挥杨锐预备设防。宸濠浮江而下,文锦虑其攻南京,督军士登城诟骂,宸濠乃留攻,卒不能克,以功擢太仆少卿。明史·张文锦传就是讲了他的生平事迹,小编整理,欢迎阅读!

明史·张文锦传文言文翻译  三联

三联查询配图

  明史

  原文

  张文锦,安丘人。弘治十二年进士,授户部主事。正德初,为刘瑾所陷,逮系诏狱,斥为民。瑾诛,起故官。再迁郎中。迁安庆知府,度宁王宸濠必反,与都指挥杨锐为御备计。宸濠果反,浮江下。文锦等虑其攻南都,令军士登城诟之。宸濠乃留攻,卒不能克。玺书褒美,擢太仆少卿。

  嘉靖元年,拜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大同北四望平衍,寇至无可御。文锦曰:“寇犯宣府不能近镇城者,以葛谷、白阳诸堡为外蔽也。今城外即战场,何以示重?”议于城北九十里外,增设五堡。

  参将贾鉴督役严,卒已怨。及堡成,欲徙镇卒二千五百家戍之。众惮行,请募新丁,僚吏咸以为言。文锦怒曰:“如此,则令不行矣。镇亲兵先往,孰敢后!”亲兵素游惰有室。闻当发,大恐。请孑身往,得分番。又不听,严趣之。鉴承风,杖其队长。诸边卒自甘州五卫杀巡抚许铭,朝廷处之轻,颇无忌。至是,卒郭鉴、柳忠等乘众愤,遂倡乱。

  杀贾鉴,裂其尸,走出塞,屯焦山墩。文锦恐与外寇连,令副将时陈等招之入城,即索治首乱者。郭鉴等大惧,复聚为乱,焚大同府门,入行都司纵狱囚,又焚都御史府门。

  文锦逾垣走匿博野王府第乱卒欲燔王宫王惧出文锦郭鉴等杀之亦裂其尸遂焚镇守总兵公署。出故总兵朱振于狱,胁为帅。时嘉靖三年八月也。

  事闻,帝命侍郎李昆赦乱卒。昆为文锦请恤典,不报,久之,文锦父政讼其子守安庆功,礼部为之请,终不许。文锦妻李氏复上疏哀请。帝怒,命执赍疏者治之。副都御史(节选自《明史·列传第八十八》)

  译文

  张文锦,山东安丘人,弘治十二年进士,职授户部主事。正德初年,被刘瑾诬陷,皇帝命令缉捕入狱,罢官为民。刘瑾被诛后,被朝廷起用官复原职。后又升迁任户部郎中。不久调往安庆任知府。张文锦在安庆府任上时,认为宁王朱辰濠不久必定会起兵反叛,于是就跟都指挥使杨锐提前做好了防备的计划。不久宁王朱辰濠果然起兵叛乱,带兵沿江而下。张文锦担心叛军会进攻南京,在叛军到达安庆时,命令军士登上城楼,以君臣大义责备宁王。宁王被辱,于是停兵攻打安庆,却久攻不下。后宁王兵败被诛,朝廷亲撰表彰诏书赞扬其功绩,擢升为太仆寺少卿。

  嘉靖元年,官封为右副都御史,兼任大同府巡抚。考虑到大同府以北乃平畴旷野,若有敌兵侵犯则没有御敌的凭借之所,张文锦说,“敌人来犯宣化府却又不能攻入城内的原因,是因为城外有葛谷、白阳等堡垒作为屏障之故。但是现在大同城外一马平川,出城即是战场,拿什么给予防御呢?”因此与众官商定在大同城北九十里外增修五座城堡。负责监工的参将贾鉴督促甚严,因此役卒们都心怀怨恨。

  等五城建好,文锦等计划派大同镇卒两千五百余户前往驻守,士卒们害怕远行,于是建议招募新兵派驻,部署各级官吏也赞同这个意见。张文锦于是生气的说,“如果这样,那么军队发出的命令将不会再被贯彻执行。大同巡抚衙门的镇兵务必带头出发。如果有拖延迟疑的一定会军法处置。”但是其身边的亲兵们平时放纵懒散惯了,且都有家室,听说要出外驻守,都很担忧自己的家人,便向文锦请求只身前往,不带家眷同行。然而文锦拒绝了兵士们的请求,而且严厉督促他们尽快前行。贾鉴秉承文锦的意思,杖责了执行不力的亲兵队长,因此引起了边卒的怨愤。在此前,已经发生过甘州第五卫所杀死驻守巡抚许铭的事情,而朝廷只是对带头叛乱的士兵进行了很轻微的处罚,所以兵卒们都毫无忌惮。所以终于导致了郭鉴、柳忠等人趁乱起事。

  叛军杀死了贾鉴,分裂其尸身,冲出边塞,驻扎在山峦之上。文锦恐怕叛军向外勾结蒙古军队,于是命令副将时陈等人招降叛军回城,却又暗地下令缉捕带头叛乱的首脑。于是郭鉴等人大为惊恐,又聚众叛乱,烧掉了大同府城门,冲进巡抚等官署衙门,放出了羁押的囚犯,并纵火烧掉了都御史衙门。

  文锦闻讯后翻墙逃走,藏匿在博野王府内。叛军得知后欲放火烧掉王府,博野王害怕,于是向叛军献出了张文锦。叛军杀死文锦,也分裂了他的尸身。然后又焚烧了总兵衙门。叛军放出了因事被系入狱的前总兵朱振,胁持其为大同总兵。其时实在大明嘉靖三年八月。

 

  大同兵变的事情被朝廷知道后,上命兵部仕郎李昆招抚叛军。李昆乃上书朝廷请求为张文锦进行抚恤,被朝廷驳回。文锦之父张政后来又上书争请其驻守安庆时的功绩,礼部念其功劳,代为上书朝廷请功最终也没有得到批准。不久文锦妻又上书朝廷恳请抚恤,皇帝大怒,命令对那些上书为张文锦说话的官员全部进出处罚。副都御史陈洪谟对皇帝说:“张文锦处理兵事不当以致引起兵变,朝廷对他进行处罚就可以了,如果纵容让兵士们来处理自己的主帅,一旦传之于天下,对我大明的声誉影响可是很不好的。”皇帝于是下令诘责陈洪谟,此后朝廷臣不敢再议论这件事情。万历年间,方追赠为右都御史。天启年间,追谥为“忠愍”。

TA发布的帖子

951

收藏

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