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你的纵容你的爱

2016-01-27 11:25Nancy君 的分享

情感美文:你的纵容你的爱     三联

  午后,收到新书的样书,同事于姐邀我去她家中坐坐,“带本新书,签上名字,和小贝聊聊”,于姐说。

  小贝是于姐的女儿,“已经升了高中,还是一股子玩心,一点不用功”,这是于姐平日里挂在嘴边的话。

  见过小贝几次,是个俊美的少女,却有几分顽劣的气质,学习成绩平平。

  这样的状况令于姐越来越着急,尝试各种教育方式,希望能将这顽皮的女孩变成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虫。

  可我能同小贝聊什么呢?但是不好推脱,下了班,只好同去。

  放了学的小贝果然没有如于姐所期望的那样去温习功课,她窝在沙发里。捧一本旅行杂志读得津津有味。见家中来了客人,小贝礼貌俏皮地打个招呼,然后,继续在她的小世界神游。

  看来,这才是她的兴趣所在吧。

  于姐却夺下小贝的书,将我的新书递过去,对她说,看,阿姨又出了新书。你知道不?阿姨跟你那么大时,就已经发文章赚稿费了。

  果真?那少女果然对这个话题好奇,睁大眼睛看向我。

  这倒是事实,我诚实地告诉小贝,我发第一篇文章时读初中,比她现在小两岁。

  哦,阿姨是才女。少女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见此,于姐教育女儿,所以你要好好读书,日后考个好大学,学个好专业,才会有好的前途,才会做阿姨这样的才女。

  我才明白,原来,于姐是拉我来做这个少女的榜样,让她看到一个真实的个案,幡然醒悟,之后奋发图强。

  然而,我却有些心虚,这些年,写了一些字出了几本书而已,不过是喜欢写字又小有天赋,除此之外,我不过是个胸无大志、慵懒贪玩、贪图快乐的女子。实在做不得旁人榜样。

  但于姐不管不顾,拿了我这个活生生的典型。对女儿做起了长篇大论的现场教育。

  我插不上话,又自觉配不上那样的赞美,只得低下头去。过了片刻,忽然听到小贝询问,阿姨,你在哪所大学的中文系毕业?

  登时心跳如鼓,最怕听的还是听到了,但我知道,小贝不是要刻意挑衅和刁难我,她只是率真,在听了那么多的褒奖之后。本能认为这样一个“成功”的榜样,自然是“师出有名”。

  抬起头来看着她,又看看于姐,不知如何回答——我不曾进过任何一所正规大学。我向来就是成绩不好的那种学生,中学毕业后就去读了一所小城市的中专,并且学的专业还是和文学毫不沾边的企业管理。读书时,我也不曾用功,各项成绩凭借临阵磨枪勉强过关。

  我自知自己“劣迹斑斑”,所以,不敢开口。

  见我犹豫,于姐明白了几分,主动替我回应女儿,不管阿姨读的是哪所大学。在写作这条路上。阿姨都付出了辛勤的努力,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成功,这才是你值得学习的。

  女孩吐吐舌头。

  我兀自汗颜。

  第二天,我向于姐坦白,表示我的歉意。

  她不无惋惜,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想必当年是你父母太娇惯你,没有好好引导教育,不然,若当初你随便去哪所好的大学读几年中文,打下扎实的基础,想必今日,也成大家了……

  这样的口吻。让我想起采访过的一个做学问的前辈,也有过类似的惋惜,他觉得以我的智商,应该可以和任何一所名牌大学匹配,不想我是如此“无名无分”。他亦认定是当初家人没有严加管教、太过纵容我的缘故。

  我知道,他们的惋惜是为我好,而他们也都说得没错,我的“没出息”,正是父母太过纵容的结果。在我成长的记忆里,我的父母,的确不曾给过我太多主观的强硬的干涉,几乎从我年少时候,他们就给予了我选择的自由。

  我的成长,是自由的。自由。并且极尽轻松快乐。

  在我出生的时候,生过一场病,当时环境很糟糕,医生都没有信心。但后来,我却奇迹般好了起来,不过小小婴孩,也着实受尽了各种医疗器械和药物的苦楚。从那时候起,父亲便和母亲商定,这一生,只要我快乐就好。

  快乐,是他们唯一想给予我的。他们想要的,就是一个快乐的女儿,而不是好的成绩、名牌大学和所谓的前途。因为对于我来说“成长只有一次,永不可被复制”。所以,他们的心意错不得。我的快乐,更加错不得。

  所以,我长成了这样的我,从来没有得过满分、考过第一名、当过三好学生,没有读大学……我求学的道路,几乎是“不堪”的。但是我的成长,也始终伴随 着我在所有的年龄段想要的快乐,阅读的快乐、玩耍的快乐、自由的快乐和写作的快乐……连写什么、写多少父母都不过问,也从不在意。他们从来不觉得如今的我 是成功的,就像从来不认为曾经的我,是失败的。

  因为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快乐的我,他们得偿所愿,心满意足。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不是有当初的缘由,也许,我的人生道路会有所不同。也许父母不会那样娇纵我的天性,而是和大多家长一样,严阵以待、一丝不苟地约束我的成长。那么现在的我,可能读了名牌大学,读到博士学位功成名就也说不定……但未见得,如此般快乐。

  多年后,和人生真正交过了手,我依然确定,那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感谢生来的那场病患。但我知道,那只是个借口,其实我的父母,他们想要给予我的,压根就是这样的一场成长,就是那些不可复制的无上的快乐。

TA发布的帖子

903

收藏

941